您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名家名篇 > 名人傳記 >> 《李清照評傳》——(四)細審用事用典

《李清照評傳》——(四)細審用事用典

  • 時間:2017-05-30 00:29:03         
  • (四)細審用事用典

    用事用典是一回事。對于作品中用典好,還是不用好,在古丈論家的眼

    中有兩種絕然相反的看法。劉勰是主張用典的,他所說的“事類”①,比通常

    所說的“典故”的范圍還要寬泛得多。而鐘嶸針對“文章殆同書抄”②的弊病

    提出,有關治國巨著可以用典,而對于抒情詩則不應該用典。不知有意無意,

    李清照作品在用事用典方面,分別吸取了劉勰和鐘峙的精辟見解和合理主

    張,從而揚棄了劉、鐘之說的片面成分。在她的文章和敘事詩中大量用典,

    而在其寫景和抒情的短幅詩詞中,有的一個典故也找不到。劉勰見解的極為

    可取之處是在于“用人若己”③,即引用前人的故事,要象自出其口。這一準

    則,李清照在其身世詞中運用得尤為出色。她在其《詞論》中是主張,甚至

    強調使用“故實”的,而她的絕大部分詞中的故實,就象是高鈉鹽溶解人水,

    味道很濃,卻不見蹤影,因而使得迄今為止的《漱玉詞》的諸多注家和論者,

    大有失職之嫌。一方面是應該注出的典故沒有注出,另一方面是即便注了出

    來,其訓釋也沒有到位,甚至不少解說是穿鑿迂腐的,致使傳主的難言之苦

    未曾得到應有的同情,更使其許多超前的進步思想和對于社會人生的許多精

    辟見解,未曾得到繼承和發揚光大。以往在解釋李清照其人其作時所存在的

    似是而非的弊病,在很大程度上是出在對其用事用典的缺乏甚解上,尤其是

    對于《漱玉詞》的研究,假如不從細審用事用典上入手,恐怕永遠也解不開

    其中的“司芬克斯”之謎。

    對《漱玉詞》的研究,筆者是從對分歧最多、被誤解程度最嚴重的《聲聲慢》一詞的解讀開始的,此詞的“文本”曰:

    尋尋覓覓,冷冷清清,凄凄慘慘戚戚,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曉

    來風急?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滿地黃花堆積,惟悴損,如今有誰堪摘?守著窗兒,獨自

    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

    詞中有一處重要異文,即“曉來風急”的“曉”字,其所以被多數學者

    誤解為“晚來風急”的癥結,是在于沒能發現此句中包含著一個猶如鹽溶入

    水的典故。這就是“曉來風急”系化用了《詩經·終風》篇的“終風且暴”

    之句。與這一發現同時被作為解讀此詞金鑰匙的,還有前文所引“趙君(李)

    無嗣”之說。而與“趙君(李)無嗣”具有同一種含義的、《終風》篇所暗

    示的衛莊姜的被疏無嗣,不正是清照與莊姜的同病相憐之處嗎?又何止是她

    們兩人,打開那部血淚斑斑的中國婦女史,里面有多少“婦”老姐妹因“無

    后”而被作為不可饒恕的罪人!即使她們忍受著難熬的分娩痛苦、任憑生過

    多少個女兒,也不管這許多女兒有多么聰明伶俐、長得有多么好看,只要這

    個女子生不出一個哪怕是弱智的兒子,那么她同樣會被認為是“無后”者、

    同樣逃脫不了被茶毒和戕殺的厄運!!所以這個“趙君(李)無嗣”毫無疑

    問就是中年時期李清照的最大心病。詞人最大的心病,往往就是詞中最隱秘、

    包裹最緊的詞核。把“趙君(李)無嗣”這樣的“兒女事”作為《聲聲慢》

    ① 劉勰《文心雕龍·事類》,范文瀾注本,人民文學出版社1958 年版。 ② 鐘嶸《詩品·序》,陳延杰注本,人民文學出版社1961 年版。 ③ 劉勰《文心雕龍·事類》。

    的詞核,既符合當時的詞材標準,也與傳主的同學主張相一致,也當是對“曉來風急”句的入木三分的解釋。此詞中最大的難點被攻破了,其它問題就會迎刃而解。與此同時,筆者還對《鳳凰臺上憶吹蕭》中的“念武陵人遠”句,作了前文所縷述的一番新解。1991 年5 月,為參加在山東萊州舉行的李清照學術討論會,筆者又對傳主赴萊、居萊詩詞的主旨故實寄意等作了新的解釋。此后更曾反復考慮可否用類似于冶金術中的置換法,把本來渾融于《漱玉詞》詞境的前人故事給透析出來,從而為今人提供一架觀察傳主肺腑的透視儀和顯微鏡。

    既然用細審用事用典的辦法解讀《漱玉詞》,已經嘗到了不少甜頭,所

    以便對現存近50 首清照詞,一一作了“透析”,又從中發現了不少過去未曾

    被注出過的故實。這些將在本書第四章《“壓倒須眉”的<漱玉詞>》中,聯

    系具體詞境,分別加以訓釋,以下僅以一、二實例,看看傳主在使用故實時,

    所表現出的才華和睿智,以及從中所折射出的是一顆被損傷到了何種程度的

    心靈。這類實例之一就是傳主在受黨爭株連過程中所寫的一首調寄《滿庭芳》

    詞:

    小閣藏春,閑窗鎖晝,畫堂無限深幽。篆香燒盡,日影下簾鉤。手種江梅漸好,叉何必、臨水

    登樓。無人到,寂寥渾似,何遜在揚州。從來,知韻勝,難堪雨藉,不耐風揉。更誰家橫笛,吹動濃

    愁。莫恨香消雪減,須信道、掃跡情留。難言處、良宵淡月,疏影尚風流。

    此詞大約寫于崇寧四、五年間,是時作者二十三、四歲,在黨爭有所緩

    解時,她回到了汴京。不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朝廷對元祐黨人及其子弟

    的禁令還沒有完全解除,清照當是冒著一定的風險悄悄回京探望丈夫,但她

    卻遭到了冷遇,并敏感到自己已成了宰相府邪中不受歡迎的人,她只好回到

    婚前在汴京居住的“小閣”。這雖然仍是當年“理瑤琴”①的閨房,“閑窗”、

    “重簾”依舊,但主人公的心情卻大不一樣了。那時她對愛情充滿了美好的

    憧憬,在急切的期待中,借“理瑤琴”略寄春情,現在則是在失望中備加傷

    感。當年的閨閣,如今仿佛變成了禁閉室,一顆尚未消逝的“春心”被鎖進

    了“無限深幽”的“小閣”。聊慰寂寞的盤香已經燃盡,陽光也已西沉,整

    整一天,或云不管白天夜晚,總是“無人到”。這個“人”,不同于李惺筆

    下泛指一切不詣其被軟禁“庭院”的“誰”②,而是李清照專用于對趙明誠的

    呢稱,當與“念武陵人遠”、“人何處”①里的“人”同義。所謂“無人到”,

    就是詞人埋怨趙明誠應該到而不到她身邊來。為了簡練而確切他說明作者的

    這種心情,僅詞的上片就用了明暗兩個典故。一個是“臨水登樓”,一個是

    “何遜在揚州”。前者旨在強調主人公雖然心情很不好,但卻不同于寫《登

    樓賦》時的王粲。他在(湖北)當陽“登茲樓以四望”,所產生的是懷才不

    遇和思念家國的憂戚,而詞中的主人公,也就是生活中李清照的化身,那時

    她并沒有什么家國之思,在汴京失陷,她由青州到江寧產生了家國之思后所

    寫的《鷓鴣天》,就直接了當他說自己也有與王粲同樣的“懷遠”②之情,因


    李清照《浣溪沙》(小院閑窗)。

    ② 李煜《浪淘沙令》上片云:“往事只堪哀,對景難排。秋風庭院蘚侵階,一桁珠簾閑不卷,終日誰來。” ①

    李清照《點絳唇》(寂寞深閨)。


    李清照《鷓鴣天》(寒日蕭蕭)有句云,“秋已盡,日猶長,仲宣懷遠更凄涼??”。

    為這種情感不存在不可告人的問題,而真正難以告人的是藏在“何遜在揚州”一句背后的情節。詞人的睿智和苦衷也恰恰表現在對這一故實的婉轉借取上。以往的注釋僅僅為“何遜在揚州”句找到了這樣的出處——指出此句基本上是杜詩原句③。只是到此為止,根本無法說明李清照的心情,也找不到其“寂寥”的真正原因何在。必須過細地審視此典才能發現,原來詞人是借何遜的《詠早梅》詩,來表達自身的難言之隱。因為何遜詩中有這樣幾句:“朝灑長門泣,夕駐臨邛杯。應知早飄落,故逐上春來”。這類詩句,即使出自象何遜、杜甫那樣著名的男性作者之手,也不外乎“美人香草”之喻,而對于女詞人李清照來說,則具有真實感人的身世之慨,她此時與失寵的陳阿嬌和被棄的卓文君完全是同病相憐的。所以她特別聲明其內心況味與因其貌不揚,加之體弱,不為荊州劉表重用而產生桑粹之念的王粲不同,故云“又何必臨水登樓”。緊接下去的“無人到,寂寥渾似,何遜在揚州”諸句,可直譯為:丈夫不肯到身邊來,使自己產生寂寞(冷落、孤獨)之感,簡直就同何遜在揚州所寫的《詠早梅》詩中的被廢居長門宮的陳皇后,和被因獻賦得官欲取茂陵女子為妾的司馬相如遺棄的卓文君的心情完全一樣。詞的下片大意是說,誰都知道,從來都是以梅自況的作者,她也和江梅一樣,以皎潔風雅取勝。由于所處環境優越,便經不起風雨的摧殘。盡管如此、盡管江梅也有因失去白雪的映襯而香消色褪、甚至隨風飄落之時,但因其濃香徹骨,即使將落花掃掉,卻仍留有香氣和情韻。這正如一對曾經滄海的夫妻,盡管經歷挫折卻仍不忘舊情。這一切“難言處”,待到“良宵淡月”時,其“風流”、“韻勝”,就象江梅(疏影)一樣,會得以再現!

    這首詞的語調平緩,文字從容柔曼,但其語義深層卻含有崢嶸筋骨,簡直就是傳主為自己寫的《長門賦》和《白頭吟》!由此可見傳主的苦心,亦可見中國古代婦女的命運是多么沒有保障、多么可憐!《漱玉詞》中有不少篇目不僅具有類似于《長門賦》和《白頭吟》的性質,而且更凄楚感人、更值得同情。細審傳主的用事用典,可大大加深對其人其作的理解,而只有理解了的東西才能更深刻地感覺它。誠然,筆者在對傳主的命運有了一個較符合實際的總體理解后,就較便于發現并挖掘出其所用典故的深義。這一情況表明,對這位既令人服膺、又令人同情的“掃眉才子”的研究,將進入一個良性循環的軌道,大大有利于這一評傳的寫作。

    ③ 杜甫《和裴迪登蜀州東亭送客逢早梅相億見寄》一詩中,有“東閣官梅動詩興,還如何遜在揚州”等句。

    名家名篇分類信息

    本類熱點

    买彩票赚钱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