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詩詞曲賦 > 散文 >> 【散文集】:看家護院——畢淑敏

【散文集】:看家護院——畢淑敏

  • 時間:2017-11-21 21:13:15         
  • 廠門口突兀戳起一把太陽傘。紅白藍三色外加公主裙般的飛邊,在晨風中張張揚揚,好不鮮艷。

     

    喲!個體戶宰人也到家了!買賣做到了工廠大門口。可今天不是發薪的日子,誰有那么多閑錢?就算是發薪,自己也開不了多少錢:請了那么多事假!

     

    艾晚紛紛亂亂地想著,腳下卻不敢有絲毫怠慢。遲到了,又要扣錢。

     

    “站住”!

     

    隨著甕聲甕氣一聲喊,輕盈的太陽傘下迸出一張粗糙的面孔,目光如炬地盯著艾晚。

     

    艾晚嚇得差點扭了腳。

     

    “師傅,請你拿出工作證。”一個小個子兵從綢傘的另一側閃出,笑瞇瞇地對艾晚說。這時,小個子兵旁邊的老兵說:“萬良,你那嗓子眼就不能勒細點?別忘了八項注意第一條就是說話態度要和好,尊重群眾不要耍驕傲。”

     

    萬良臉漲得象紫銅火鍋:“俺也不是耍驕傲。主要是一當兵就喂豬,吆喝慣了。”

     

    艾晚這才想起,廠里為了不丟銅,雇了一伙看家護院的大兵,從今天起開始憑工作證出入。

     

    她拉開閃著鱗光的白蟒皮書包,用涂著銀粉色指甲油的纖指,拎出一個藍皮本,瀟灑地揮舞了一下,然后漫不經心地甩進小包,碰得鏡子之類的小零碎發出清脆的響聲。

     

    這套動作太簡練了點。今天早上所有經過萬良身邊的人,都要比這個漂亮妞認真。

     

    一個抽著煙的男人,低著頭走過來。煙灰很長,卻不掉。他走得很慢,象個鄉下老漢。在歡迎大會上,萬良見過他。萬良問老兵:“一個廠長相當于多大的官?”老兵不屑地回答:“縣團級,沒多大。”萬良嘴上沒說,心里想:老兵你別狂,你不是連個班長也沒混上嗎?

     

    廠長好象正在考慮銅廠的百年大計,忽略了尼龍傘和下面的士兵。萬良尊重地看著他緩緩走過,不打算打擾他。

     

    “站住。請您拿出工作證。”老兵挺身而出,不卑不亢地攔阻住他。

     

    那人手一抖,顛落下一截很長的煙灰。

     

    “你們這種對工作負責的精神,很好嘛!”廠長驚魂未定就開始了夸獎,然后猛吸了一口煙,匆匆往里走。

     

    老兵窮追不舍:“您的證件……”

     

    廠長這才象突然想起,從衣袋里抽出天藍色的工作證。

     

    “知道嗎?城里人管出入證工作證身份證……反正亂七八糟所有的證,都叫‘派司’,這可是真正的外國話。”老兵告訴過萬良。

     

    萬良覺得把證件叫派司真沒道理。可他還是不動聲色地把它記住了。不就是“派你去死”吆?好記得很。

     

    老兵接過廠長的藍派司,鄭重其事地打開,如臨大敵地核查,其一絲不茍的程度不亞于海關。萬良沒出入過海關,只是聽說那是盤查最仔細的地方。

     

    廠長的思緒一旦被打斷,反而不急了,他饒有興致地注視著老兵,半低著臉,好讓老兵把他看個一清二楚。

     

    老兵公事公辦地將派司還給廠長,然后半臂彎曲,作出標準的放行姿勢,示意眼前之人可以離開了。

     

    廠長并不慌著走:“不錯嘛!嚴守崗位盡職盡責。你叫什么名字?”

     

    老兵忙著報出自己的名字,然后一捅萬良,叫萬良也報名姓,萬良張了兩下嘴,終于沒出聲。廠長也沒問他!

     

    廠長把煙丟在地上:“廠里的銅丟得厲害,內外勾結,監守自盜。沒奈何,請來你們這些鋼鐵門神。好好干,小伙子!逮住了偷銅的,我是重罰重獎。偷銅的,我把他除名;你們復員了,有愿意在我這個廠干的,我歡迎。”

     

    廠長用腳把很長的煙蒂碾成粉末,走了。

     

    “老兵,你忘了他是廠長吧?”過往人稀,萬良問老兵。

     

    “忘了誰,也不會忘了當官的。”老兵嫌萬良問得沒水平。

     

    “那你咋還象查賊娃子似的查他?”萬良不解。

     

    “你哪能斷定他不是故意裝傻充愣考驗咱倆呢?”老兵反問萬良。

     

    萬良佩服老兵的老謀深算。

     

    “要是咱倆都不吭氣,廠長上去一個電話:查查今早上那對木頭兵叫什么名字,這個黑狀告到連里,肯定背個處分,你新兵蛋子……”老兵諄諄告誡。

     

    “我都當一年兵了……”萬良不服氣地提醒老兵。

     

    “好,就算你是個半生不熟的兵蛋子吧,”老兵不愿在枝節問題上糾纏,單刀直入,“你還有時間洗刷洗刷,我可就得把黑鍋背回自家炕頭上了。所以,咱得毫不留情地盤查他。”

     

    萬良頻頻點頭,新兵和老兵就是不一樣,看人家想得多周全。

     

    老兵不保守,繼續教悔:“再者,他就是真的一腦門子工作,忘了拿派司”,萬良看老兵把派司這個外國詞,操縱得象系解放鞋帶,不由得更添幾分羨慕,“忘了拿派司,咱攔住他不叫走,也是正理。他除了夸獎你我,是斷不能說出別的話的。”老兵胸有成竹。

     

    “你咋就知道他一準不會生氣?”萬良非要把老兵肚里的花花腸子都掏出來,刨根問底。

     

    “你沒看過列寧的衛兵的故事?”老兵打了個呵欠,天不亮就上崗,這會肚子也餓了。

     

    “沒看過。”萬良老老實實承認。

     

    “那就沒法子了。”老兵煩了,便作出很惋惜的樣子:“這不是一時半會說得明白的。”

     

    萬良也不著急。老兵就是這個樣子,你不問他,他也趕著告訴你。你真追著屈股問,他就拿譜賣關子了。

     

    等著吧!


    詩詞曲賦分類信息

    本類熱點

    买彩票赚钱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