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詩詞曲賦 > 散文 >
    • 2017-11-21 21:15:21 發布

    大家不止一次地想法治她這個毛病。早春天,男生把飄落的楊花墜,偷偷地夾在她的書頁里。待她走進教室,翻開書,眼皮一翻,身子一軟,就悄無聲息地癱到桌子底下了。從此再不敢鍛煉她。 許多年過去,各自都成了家,有了孩子。一天,她到我家中做客,我下廚,她在一旁幫忙。我擇柿子椒的時候,突然鉆出一條青蟲,胖如蠶豆,背上還長著簇簇黑刺。我下意識地將半個柿子椒像著了火的手榴彈扔出老遠。然后用殺蟲劑將那蟲子撲死,才想起酷[閱讀全文]

    • 2017-11-21 21:15:13 發布

    那一年,我“五一”放假回家,搭了一輛地方上運送舊輪胎的貨車,顛簸了一天,夜幕降臨才進入離家百來里的戈壁。正是春天,道路翻漿。突然在無邊的沉寂當中,立起一根土柱,遮擋了銀色的車燈。“你找死嗎?你!你個兔崽子!”司機破口大罵。我這才看清是個青年,穿著一件黃色舊大衣,拎著一個系著棕繩的袋子。 “我不是找死,我要搭車,我得回家。”&l[閱讀全文]

    • 2017-11-21 21:14:36 發布

    城市是一粒粒精致的銀扣,綴在曠野的黑綠色大氅上,不分晝夜地熠熠閃光。 我聽說的曠野,泛指崇山峻嶺,河流海洋,湖泊森林,戈壁荒漠……一切人煙罕至保存原始風貌的地方。 曠野和城市,從根本上講,是對立的。 人們多以為和城市相對應的那個詞,是鄉村。比如常說“城鄉差別”“城里人鄉下人”,其實鄉村不過是城市發育的低級階段。再簡陋的鄉村[閱讀全文]

    • 2017-11-21 21:13:15 發布

    廠門口突兀戳起一把太陽傘。紅白藍三色外加公主裙般的飛邊,在晨風中張張揚揚,好不鮮艷。 喲!個體戶宰人也到家了!買賣做到了工廠大門口。可今天不是發薪的日子,誰有那么多閑錢?就算是發薪,自己也開不了多少錢:請了那么多事假! 艾晚紛紛亂亂地想著,腳下卻不敢有絲毫怠慢。遲到了,又要扣錢。 “站住”! 隨著甕聲甕氣一聲喊,輕盈的太陽傘下迸出一張粗糙的面孔,目光如炬地盯著艾晚。 艾晚嚇[閱讀全文]

    • 2017-11-21 21:11:56 發布

    我們從小就習慣了在提醒中過日子。天氣剛有一絲風吹草動,媽媽就說,別忘了多穿衣服。才相識了一個朋友,爸爸就說,小心他是個騙子。你取得了一點成功,還沒容得樂出聲來,所有關切著你的人一起說,別驕傲!你沉浸在歡快中的時候,自己不停地對自己說:“千萬不可太高興,苦難也許馬上就要降臨……”我們已經習慣了在提醒中過日子。看得見的恐懼和看不見的恐懼始終像烏鴉盤旋[閱讀全文]

    • 2017-11-21 21:10:35 發布

    愛挺嬌氣挺笨挺糊涂的,有很多怕的東西。 愛怕撒謊。當我們不愛的時候,假裝愛,是一件痛苦而倒霉的事情。假如別人識破,我們就成了虛偽的壞蛋。你騙了別人的錢,可以退賠,你騙了別人的愛,就成了無赦的罪人。假如別人不曾識破,那就更慘。除非你已良心喪盡,否則便要承諾愛的假象,那心靈深處的絞殺,永無寧日。 愛怕沉默。太多的人,以為愛到深處是無言。其實,愛是很難描述的一種情感,需要詳盡的表達和傳遞。愛需要行動,但[閱讀全文]

    • 2017-11-21 21:09:55 發布

    受邀到一家醫院去看望四川大地震被救出的孩子,他們都已被截肢,生理和心理上都需要援助。 我說,要去看孩子們,該帶些什么禮物呢? 邀請方說,他們什么都不缺,快被各式各樣的慰問物品埋起來了。您只要帶上問候和心理幫助就成了。 這后兩樣東西當然是要帶的,可是,我還是堅持認為一定要帶上禮物。馬上就要過六一了,這是孩子們盼了很久的節日,我沒法空著手,去見孩子們。 只是,什么禮物好呢? 思謀著。原本想帶上鮮花。一[閱讀全文]

    • 2017-11-15 18:18:36 發布

    蜜蜂會造蜂巢。螞蟻會造蟻穴。人會造房屋,機器,造美麗的藝術品和動聽的歌。但是,對于我們最重要最寶貴的東西──自己的心,誰是它的建造者? 孔雀絢麗的羽毛,是大自然物競天擇造出。白楊筆直刺向碧宇,是密集的群體和高遠的陽光造出。清香的花草和繽紛的落英,是植物吸引異性繁衍后代的本能造出。卓爾不群堅韌頑強的性格,是秉賦的優異和生活的歷練造出。 我們的心,是長久地不知不覺地以自己的雙手,塑造而成。 造心先得有[閱讀全文]

    • 2017-11-15 18:17:33 發布

    我說出“我很重要”這句話的時候,頸項后面掠過一陣戰栗。我知道這是把自己的額頭裸露在弓箭之下了,心靈極容易被別人的批判洞傷。 許多年來,沒有人敢在光天化日下表示自己“很重要”。我們從小受到的教育都是-----“我不重要”。 作為一名普通士兵,與輝煌的勝利相比,我不重要。 作為一個單薄的個體,與渾厚的集體相比,我不重要。 作為一位[閱讀全文]

    • 2017-11-15 18:16:10 發布

    南方的女友講過這樣一個故事。 她說,我35歲的時候,考上了一所夜大學。每天下班后,要穿越五條街道去讀書。一天傍晚,臺風突然來了,暴雨像牛仔的皮帶一樣寬,翻卷著抽打天地。老師還會不會上課呢?我拿不準。那時,電話還不普及,打探不到確實的消息。考慮了片刻,我穿上雨衣,又撐開一把傘,雙重保險,沖出屋門。風雨中,傘立刻被劈開,成了幾塊碎布。雨衣陰險地背叛了我,漲鼓如帆,拼命要裹挾我去云中。我只有扔了雨衣,連[閱讀全文]

    • 2017-11-15 18:15:48 發布

    很小的時候,如果我有了過失,說了謊話,又不愿承認的時候,媽媽就會說:看著我的眼睛。如果我襟懷坦蕩,我就敢看著她的眼睛,否則就只有羞愧地低頭。 從此,我面對別人的時候,看著他的眼睛。 當我失敗的時候,看著親人的眼睛,我無地自容。但悲傷會使我的眼睛蒙滿淚水,卻不會使我閉上眼睛。看著批評我的目光,我會激起正視缺點的勇氣與信念。我會仔細回顧我走過的路,看看自己是怎樣跌倒的,今后避開同樣的危險。 當我受到表[閱讀全文]

    • 2017-11-15 18:15:26 發布

    被人邀請去看一棵樹,一棵古老的樹。大約有五千年的歷史,已被唐朝的地震彎折了腰,半匍匐著,已然不倒,享受著人們尊敬的注視。 我混在人群中直著脖子虔誠地仰望著古樹頂端稀疏的綠葉,一邊想,人和樹相比社多么渺小啊。人生出來,肯定是比一粒樹種大很多倍,但人沒法長得如樹般偉岸。在樹小的時候,人是很容易久把樹枝·樹干折斷,甚至把樹連根拔起,樹就結束了生命。就算是小樹長成了大樹,歸宿也是被人伐了去,[閱讀全文]

    • 2017-11-15 00:12:15 發布

    第一次乘夜航船,從紹興府橋到西興渡口。 紹興到西興本有汽油船。我因急于來杭,又因年來逐逐于火車輪船之中,也想“回到”航船里,領略先代生活的異樣的趣味;所以不顧親戚們的堅留和勸說(他們說航船里是很苦的),毅然決然的于下午六時左右下了船。有了“物質文明”的汽油船,卻又有“精神文明”的航船,使我們徘徊其間,左右顧而樂之,真是二十世紀[閱讀全文]

    • 2017-11-15 00:12:02 發布

    槳聲燈影里的秦淮河原文閱讀 一九二三年八月的一晚,我和平伯同游秦淮河;平伯是初泛,我是重來了。我們雇了一只“七板子”,在夕陽已去,皎月方來的時候,便下了船。于是槳聲汩——汩,我們開始領略那晃蕩著薔薇色的歷史的秦淮河的滋味了。 秦淮河里的船,比北京萬甡園,頤和園的船好,比西湖的船好,比揚州瘦西湖的船也好。這幾處的船不是覺著笨,就是覺著簡陋、局促;都不能[閱讀全文]

    • 2017-11-15 00:11:06 發布

    這幾天心里頗不寧靜。今晚在院子里坐著乘涼,忽然想起日日走過的荷塘,在這滿月的光里,總該另有一番樣子吧。月亮漸漸地升高了,墻外馬路上孩子們的歡笑,已經聽不見了;妻在屋里拍著閏兒,迷迷糊糊地哼著眠歌。我悄悄地披了大衫,帶上門出去。 沿著荷塘,是一條曲折的小煤屑路。這是一條幽僻的路;白天也少人走,夜晚更加寂寞。荷塘四面,長著許多樹,蓊蓊郁郁的。路的一旁,是些楊柳,和一些不知道名字的樹。沒有月光的晚上,這[閱讀全文]

    • 2017-11-14 21:09:01 發布

    時光匆匆 感悟精選一: 時光匆匆 斗轉星移,歲月的影子在星空下徘徊;人生如夢,匆匆的行者在人生的左岸游走。咱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還來不及打探一下周圍的這個世界,彈指一揮之間,又過了一個春秋,2014已揮手向咱們告別。 幾度夕陽幾度晨,幾度春風幾度秋,咱們在茫茫人海間穿梭。多少愛與怨,多少淚與恨,江湖路難行。時光匆匆地從咱們身邊溜走,在人生左岸徘徊的咱們,總免不了遇到些腥風血雨;在神舟天地間馳騁的咱[閱讀全文]

    • 2017-07-04 15:14:20 發布

    每天,每天,她總從我的樓下走過。 每天,每天,我總在樓上望著她從我的樓下走過。 啞默的黃昏,慘白的街燈,黑的樹影中流動著新秋的涼意。 在新秋傍晚動人鄉思的涼意中,她的三弦的哀音便像晚來無巢可歸的鳥兒一般,在黃昏沉寂的空氣里徘徊著。 沒有曲譜,也沒有歌聲伴著,更不是洋洋灑灑的長奏,只是斷斷續續信手撥來的弦響,然而在這零碎的弦聲中,似乎不自己的流露出了無限的哀韻。 灰白的上衣,黑的褲,頭發與面部分不清[閱讀全文]

    • 2017-07-04 15:13:30 發布

    “哦,風啊,如果冬天來了,春天還會遠嗎?” 這是雪萊的《西風歌》里的名句,現代英國小說家赫欽遜曾用這作過書名:《如果冬天來了》。郁達夫先生很賞識這書,十年前曾將這小說推薦給我,我看了一小半,感不到興趣,便將書還了給他,他詫異我看得這樣快,我老實說我看不下去,他點頭嘆息說:“這也難怪,這是你們年輕人所不懂的。這種契詞夫型的憂郁人生意味,只有我們中年人才能領略。&r[閱讀全文]

    • 2017-07-04 15:13:12 發布

    回憶父親 李漢榮 一遺容 等我聞訊趕回老家,父親已經臥在簡陋的靈堂里。所謂“靈堂”,就是父親生前與母親吃飯的小屋,與他們的臥室只有一墻之隔。 我跪在父親的遺體旁邊,深深磕了三個頭,然后輕輕揭開罩在父親臉上的白布,仔細凝視父親的臉,我從沒有認真看過父親的面容,而此時,我凝視的卻是父親失去溫度,不再有表情的面容。 父親的臉仍然令我震撼。額上、眼角的皺紋那么深,令我想起因干旱龜裂[閱讀全文]

  • 20.[散文]

    放牛

    • 2017-07-04 15:13:09 發布

    放牛 李漢榮 大約六歲的時候,生產隊分配給我家一頭牛,父親就讓我去放牛。 記得那頭牛是黑色的,性子慢,身體較瘦,卻很高,大家叫它“老黑”。 父親把牛牽出來,把牛韁繩遞到我手中,又給我一節青竹條,指了指遠處的山,說,就到那里去放牛吧。 我望了望牛,又望了望遠處的山,那可是我從未去過的山呀。我有些害怕,說,我怎么認得路呢? 父親說,跟著老黑走吧,老黑經常到山里去吃草,它認得路。[閱讀全文]

    • 2017-07-04 15:12:08 發布

    牛的寫意 李漢榮 天空中飄不完云彩,沒有一片能擦去牛的憂傷。 牛的眼睛是誠實的眼睛,在生命界,牛的眼睛是最沒有惡意的。 牛的眼睛也是美麗的眼睛。我見過的牛,無論雌雄老少,都有著好看的雙眼皮,長而善眨動的睫毛,以及天真黑亮的眸子。我常常想,世上有丑男丑女,但沒有丑牛,牛的靈氣都集中在它大而黑的眼睛。牛,其實是很嫵媚的。 牛有角,但那已不大像廝殺的武器,更像是一件對稱的藝術品。有時候,公牛為了爭奪情人[閱讀全文]

    • 2017-07-04 15:10:36 發布

    對孩子說(李漢榮) 你必須吃很多糧食、蔬菜、水果,飲很多水和奶,才能漸漸增長自己的身高和體重。記住,是土地供給你營養讓你漸漸高出土地,你不要忘了隨時低下頭來,甚至要全身心匍匐在地面上,看看土地的面容和傷痕。為了你站起來,土地一直謙卑地匍匐著,在偉大的土地面前,你一定要學會謙卑。 為了生長,你不得不多吃一些東西,這就不得不請求別的生命的幫助,這就難以避免地傷害了它們。憨厚的豬、忠實的牛、活潑的魚、誠[閱讀全文]

    • 2017-07-04 15:09:00 發布

    河床 李漢榮 河也有床,河躺在床上做著川流不息的夢。 河躺著,從遠古—直到此刻,河不停地轉彎改道,那是它在變換睡眠的姿勢。 遠遠看去,河的睡相很安詳。那輕輕飄動的水霧,是它白色的睡衣,時時刻刻換洗,那睡衣總是嶄新的。 遠遠地聽,河在低聲打著鼾,那均勻的呼吸,是發自丹田深處的胎息。河是超然的,恬靜的,它睡著,萬物與它同時入靜,沉入無限澄明的大夢。 河靜靜地躺著,天空降落下來,白云,星群降[閱讀全文]

  • 24.[散文]

    野河

    • 2017-07-04 15:08:55 發布

    野河 文:李漢榮 河在無人煙的地方流著。喂養一些野草、野花、野兔、野鹿,以及很野很野的風景。 這是一條無人垂釣和捕撈的河。魚們游在自己的家里,不安全來自它們內部,與烹調無關。鱉長得很大,放心地上岸晾曬它們的盔甲,一如隱士晾曬古老的經書。 樹隨意長著。筆直的、彎曲的,高接云天的大樹和不思進取的灌木,紛然雜陳、互相襯托,各自都不識自己的魅力,只顧欣賞對方的魅力,最后大家都有了魅力。成材與不成材是林子外[閱讀全文]

    • 2017-07-04 15:07:27 發布

    幾年以來,都是喜歡將頭發亂蓬在頭上不加梳理,但是近來忽然變了,卻又喜歡用一頂小帽子將它壓得很光,而且時常會止不住的走到鏡子前去照——這種變遷的原動力是什么,我自己也不知道,不過我覺得自己沒有力量舊阻止這樣做而已。有人對我說蓬頭發的意味很深刻;光的卻未免淺薄,叫我仍舊恢復蓬的。我無言可答,我只好報之一笑,因為這二者的選擇權實在不操之我自己。這好比一個有了丈夫的女子,忽然又傾心[閱讀全文]

頁次:1/38 每頁25 總數948    首頁  上一頁  下一頁  尾頁    轉到:

詩詞曲賦分類信息

本類熱點

买彩票赚钱的方法